九十命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1

  刚把鱼的制氧机关掉,寂静不过2分钟,犬吠声便将这可贵的无声打破了,对面工地叮当的声音盖住了她的呼吸。
  有人来了,狗叫的很厉害,似乎拼了命似的,企图将守住什么,但她懒得去看,懒得去想这不速之客究竟是谁。
  拿起一把钢笔,银色的外壳扭曲了她的脸和她的周围,显得滑稽又诡异。
  悄悄地躲在二楼的角落,向外界发出了求救,获得了即将到来的救助。
  现在,是时候享受了。
  戴好耳机,换上裙子,梳好头发,穿上船袜。
  楼下的那可爱可怜的人啊,走投无路地来到了天使的房间,渴求一些让他活下去的东西,比如,金钱。
  位于云上的天使,拿着她的鲜花降临到了他的面前,将那朵玫瑰放到了他的心中代替了那些黑暗,苦恼的东西便涌了出来。
  他成为了天使所眷顾的幸运之人,他贪恋这份安心,便留了下来,永远地留在了天使的房间里,带着他所有的玫瑰花瓣。
  钢笔的外壳掉在了玫瑰花瓣里,汁液将它包裹住了,显露出了里面同样银色的利刃。
  天使接受加冕,她披上了红色的盛装,正如那红色的玫瑰,瑰丽又圣洁。
  她制造了自己的伤口,以证明她的绝对诚实,阳光为她戴上王冠,也为那陷在花瓣中的歹徒祷告。
  她踮起脚尖,为主的圣明感激,她舔舐指尖,那里也绽放着鲜花,她在鲜花中救赎。
  在救助到来前,她献出了一抹微笑和一滴眼泪。

评论

热度(1)